精神分裂哈欠连天

对文字痴狂,却懒得让人疯狂。

数学老师最后一堂课的自白

有感而发 想起一些故事 当做微薄的礼物 为即将各奔前程的孩子们践行 送给所有我认识的 和我不认识的毕业党们 以及未来终要面临高考的你们 希望生活如意 顺应自己 

这是我给你们上的最后一堂数学课,很抱歉孩子们,请收起你们的笔记,并允许我偷懒在这堂课讲些别的东西。我不带领你们复习什么该死的习题,也不去考虑究竟函数含了几棵树。

在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,同样面临爱情和学业的抉择。家里想让我在东北找一所师范大学就读,能混个稳定的工作。以我的分数一表冒险,二表则毫无压力,而那时我的女朋友的分数,足够去北大。面对家...

所谓的反差萌

留白,大抵是除去闭嘴之外又一门需要学习的生活的艺术。早安!(菜是我做的,图也是。)

月亮几时明几时暗都有定数,但人几时来几时走,说不清。 ——《空霖·钟馗》

欲付风尘千杯酒,当有空盏盛余愁。

多年以后再写随笔,也许我会如此开头:一事无成的文艺男青年,偶尔靠微薄的稿费为生,活在自己的世界里,孤独,感伤。或者是销量千万的畅销书作家,作家富豪榜榜上有名的人。

哪一种都好,因为是相同的。

作为一个十八九岁的男孩,我过的太烂了,糟糕而又茫然。没有聚会没有交际活动,甚至很少在QQ或者其他社交媒体上与女孩“深入”的交谈;但如果作为一个创作者,这个状态实在是太赞了。虽然偶尔,也有点无聊。

不久之前,我迷失在心中的迷宫,无论写什么都像是在抄袭别人。心脏跃跃欲试的要跳出身体,肋骨却是坚实的牢笼。我不知道如何下笔,不断尝试新的题材,新的故事,但逃不开总是被说好像某某作品。我会很懊恼,不想说话,一直睡觉,不想醒...

我在梦里颠沛流离,矫情是无聊的头皮屑,路灯与时间谈判,你成为记忆的碎片。

坐在窗台看人们互道平安,我是孤独的,你们,是悲哀的!

欲把西湖比西子 淡妆浓抹都不行

不知名的村镇,他半倚在路边限速牌下,晚上没什么车过路。敲敲烟盒,这是最后一根了。盘腿在背包旁坐下,一会没人停,就进林子搭帐篷吧。抽到一半,火光闪烁。一辆满是泥土的皮卡停下,粗犷的西北大哥推开车门,“去哪?上车,我捎你一段。”撇了烟,他把包扔进后车斗,钻进车里。

NumberW:

“我见过春日夏风秋叶冬雪,也踏遍南水北山东麓西岭,可这四季春秋 苍山泱水,都不及你冲我展眉一眺。”(9pics)

© 精神分裂哈欠连天 | Powered by LOFTER